“古巴导弹危机”重演?全球战略稳定失衡影响深远

www.libo266.com

2018-11-07

虽然美国的做法和俄罗斯的应对尚不至于引发新的古巴导弹危机,但全球战略稳定体系失衡的影响确实深远的。

  10月20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这一声明所引发的影响持续发酵。 11月1日,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对俄罗斯进行了三天的访问,俄罗斯方面透露,如果美国一意孤行,执意要退出《中导条约》,那么俄罗斯也将考虑重新启用古巴导弹基地。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的言论更为直白,称如果美国和俄罗斯无法达成协议,将出现“新的古巴导弹危机”。

古巴导弹危机促进了全球战略稳定体系的建立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震惊世界。

为平衡美国在意大利和土耳其部署中程弹道导弹所引发的战略失衡,前苏联在古巴建设导弹发射场,并将导弹秘密运往古巴,由此引发了冷战期间美苏两大国之间最激烈的一次对抗,美苏双方在热核战争边缘徘徊。

迄今为止,古巴导弹危机仍被视为人类存亡最危险的时刻。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古巴导弹危机之后,国际社会认识到避免核战争灾难、争取世界和平的重要意义,美苏双方也认识到避免核对抗符合双方共同的利益。 两国就限制核军备竞赛而签署的协定和条约,如《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协定》、《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中导条约》等。

一系列协定和条约的签署及形成的制约核军备竞赛和防止核扩散的国际制度,构成了冷战时期的全球战略稳定体系,这一体系不仅有效避免了冷战时期的核扩散和核战争,对于冷战结束后的国际安全和世界和平也具有积极意义。

  冷战结束后,建立在美苏两极体制基础上的全球战略稳定体系面临严峻的挑战。 作为在全球战略稳定领域拥有优势的美国,不甘受制于上述协定和条约的束缚,追求绝对的核优势,采取了一系列单边主义行为,一方面开发新的核武技术,并在世界各地部署战略反导系统。 另一方面以“退群”的方式打破束缚,2001年12月,美国宣布退出《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对国际军控与裁军体系产生了深远影响。 2011年11月底,美俄关于导弹防御的谈判宣告破裂。 加上近期宣布退出《中导条约》,美国的一系列行为对全球战略稳定体系构成了严峻挑战。 新的古巴导弹危机缺乏历史条件和现实基础  尽管美国的行为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忧虑和俄罗斯等国的强烈指责,甚至俄方声称考虑重新启用古巴导弹基地。 但是俄罗斯或其他国家并没有挑战美国核优势地位的能力和意愿,新的古巴导弹危机缺乏历史条件和现实基础。   从历史条件看,美苏两极体制已经崩溃和解体,国际关系的多极化发展趋势对于军备竞赛尤其是核军备竞赛形成了制约。 古巴导弹危机形成于两极体制、美苏争霸的历史大背景中。

20世纪50年代,美国政府不断扩充其核武库,在美苏核竞赛中处于领先地位,并在欧洲部署中程弹道导弹,形成了对苏联的核优势和战略包围。

为改变苏联的战略地位,恢复美苏平衡,苏联领导人做出向古巴部署中程导弹的计划,并因此引发了古巴导弹危机。

对于今天的国际关系而言,政治的多极化和经济的全球化发展是主要趋势,军事领域虽然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具备像苏联一样能够挑战美国的实力和地位。   从现实基础看,俄罗斯并不具备引发新的古巴导弹危机的实力。 虽然北约东扩及美国在中东欧及东北亚部署军事设施的行为严重威胁了俄罗斯等国的战略安全,但俄罗斯的核武器政策仍然是侧重于国家防御战略。 俄罗斯既没有像苏联时期在古巴部署导弹的计划,也没有与美国开展核竞赛的意愿,更缺乏挑战美国核优势地位军事经济实力。

对俄罗斯而言,现有的战略稳定体系和国际制度能够约束美国打破核均势从而追求绝对的核优势,是符合俄罗斯战略安全利益的。

美国“退群”的做法是对现有战略稳定体系和国际制度的严重破坏,俄罗斯有多种应对措施和方法。

全球战略稳定失衡影响深远  虽然美国的做法和俄罗斯的应对尚不至于引发新的古巴导弹危机,但全球战略稳定体系失衡的影响确实深远的。

  第一,全球战略稳定失衡将加剧主要有核国家间的战略怀疑,有可能引发新的核军备竞赛。

《中导条约》如果因美国退出而失效,不确定性的增长将使得美俄双方不得不以研发新的核技术、装备新的核武器而加以应对,从而有可能引发新的核军备竞赛,地区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威胁将进一步增加。

  第二,全球战略稳定失衡将使美俄关系进一步“趋冷”。 近几年,俄罗斯与美国及西方国家渐行渐远,乌克兰危机、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俄罗斯前特工中毒案、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等一系列事件使俄罗斯与美国及整个西方世界的关系不断下滑,至今未见“触底”。   全球战略稳定失衡危及整个国际社会。

安全是和平与发展的前提,也是和平与发展的保障。 冷战结束后,世界和平不仅面临来自战争、冲突、军事对抗、军备竞赛等传统安全的威胁,也面临来自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极端宗教主义以及环境污染、跨国犯罪、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   可以说,今天国际社会面临的安全环境,甚至比冷战时期还要复杂和危险。 战略稳定的失衡以及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挤压必然引发战略反弹,大国之间的战略稳定被破坏,直接影响大国在政治、经济、安全等领域的合作,从而也影响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在此情况下,所谓创新安全观念,寻求实现综合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均成为一纸空谈。 全球战略稳定的失衡,不仅无助于新的安全问题的解决,反而使国际社会的焦点再次聚焦于核威胁。

(作者:韦进深,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中国网 编辑:孙惠)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